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测绘文化 > 测绘文苑 > 美文赏析 > 

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

来源:北京市测绘设计研究院 时间:2016-06-24 13:36:08

——记地名普查名人故居

    北京,有的人择这一城终老,有的人却是匆匆过客,曾经的惊鸿一瞥,终敌不过岁月尘埃,只是逝者如斯,风流云散之后,也许在那幽深曲折的胡同里依旧流传着那古老的故事,也留下太多情。

纪晓岚故居

    每年的四月,蜿蜒虬曲的紫藤便把纪晓岚故居门前点缀的郁郁葱葱,朱漆门窗掩映其中,气质雍容淡雅,路人无不侧目,想要入院一探究竟。从游廊进入院内,会被这一方天地的小巧精致所吸引,可以看到院的正西方有个绿面红沿的大鱼缸,东北角则是纪晓岚亲植的海棠树。虽修缮如新,却也可以感受到这百年院落主人的儒雅风采。院子的北端便是阅微草堂,看着里面仿古的陈设亦可想象当年纪晓岚长伴青灯,焚香著书的场景。

    说到纪晓岚,大家可能都会想到那部风靡一时的电视剧《铁齿铜牙纪晓岚》。剧中演绎的纪晓岚是义胆忠肝、敢为天下人登高一呼的清官,是深受乾隆皇帝赏识的臣子。但其实现实中的他却更加偏向于一个文人。他的一生悉付于《四库全书》,一部《阅微草堂笔记》“测鬼神之情状,发人间之幽微,托狐鬼以抒己见”,他不求飞黄腾达,流芳千古,只求那“一蓑烟雨任平生”的宁静,就算身陷文字狱,也不发出“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”的喟叹。纪晓岚为人、为官从没有“进亦忧,退亦忧”的徘徊,我们看到的只有草堂之中、青灯之侧、映在墙上的那个举着烟袋、独享清风明月的读书人的身影,也许“一庭花草半床书”才是这位才子一生的追求。

梅兰芳故居

    梅兰芳纪念馆位于北京市西城区护国寺街9号,梅先生在此度过了他人生最后的十年,院内的客厅、书房、卧室、起居室的各项陈设均保持梅兰芳先生生前原貌。外院南房为"第一陈列室"展出了精选的图片和资料,扼要地介绍了梅兰芳一生的主要艺术生活和社会活动;内院东房为"第二陈列室" 陈列着梅兰芳使用过的部分戏装、道具及一些馆藏资料,另一内室为专题展览,不定期更换内容。西房为"第三陈列室" 陈列着国内外友人赠送梅兰芳书法、绘画和其它纪念品。看着那些黑白照片和凤冠华服,依稀可以想象先生当年在舞台上的风采。

    三尺戏台之上,梅兰芳不是梅兰芳,是杨贵妃、是虞姬、是杜丽娘,演尽了世间的繁华与苍凉。一曲海岛冰轮初转腾,唱出了盛唐贵妃的寂寥和哀怨。一出《霸王别姬》梦回垓下,凄寒月夜,四面楚歌,‘虞姬虞姬奈若何?’‘大王意气尽,贱妾何聊生’。《游园惊梦》中对杜丽娘的演绎我们仿佛又看见了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,生者可以死,死可以生的缠绵悱恻的凄美爱情。那一幕幕生死挈阔的故事,不思量,也自难忘。而台下的梅兰芳也还是梅兰芳,抗日时期续须8年,也足见先生的风骨。

蔡锷故居

    北京蔡锷故居在北京西城区棉花胡同66号。蔡锷于民国2 年到民国4年(1913年11月-1915年11月)寓此。

    蔡锷将军在此居住的时间并不长,因为当时的蔡锷将军是被心机深重的袁世凯软禁于此。蔡锷将军年轻有为,袁世凯对他忌惮三分,于是把他调到身边,一方面能为他所用,另一方面也可以严加监视。开始蔡锷将军还认为袁世凯是个有能力的人,愿意辅佐之,然而见袁复辟之心日渐显露,倒行逆施,蔡锷将军假意流连于花街柳巷,实际上却暗自准备起义。然后就有了历史上著名的护国运动。

    如今再访棉花胡同66号,我们也只能从那残砖旧瓦,破败不堪的寻常巷陌中去想象那个当年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的蔡锷将军了,是他敢于将四万万同胞的尊严和家国命运担于一身,救中国于水火中。只可惜周郎短命,将军命陨异乡,还好蓦然回首,蔡锷将军依然在灯火阑珊处注视着后人。

    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。时间如滔滔江水,滚滚红尘中,不管王侯将相或是寻常百姓也都是天地蜉蝣、沧海一粟。这些故居旧地隐匿了太多的风云变幻、太多的悲欢离合,后人谈笑之间却又是青山依旧、几度夕阳。由此想到我们的地名普查工作意义重大,也许沧海桑田、斗转星移,我们无力抗拒,但我们真的在为这些人类历史的雪泥鸿爪,做出哪怕一点点微薄的努力,这样后人也可以看到我们是如何一步步从过去走向未来。(孙桉)


网站访问量|旧站回顾|免责声明|网站地图

版权所有:北京市测绘设计研究院 技术支持: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管理信息中心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羊坊店路15号 邮编:100038 电话:(010) 63985887 传真:(010)63963144 E-Mail:bism@bism.cn
京ICP备13034775号 京公网安备110401400035